产品分类

友情链接

长租公寓又“爆雷”?上海一长租公寓被曝解散,受害者数百人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8-30 14:18   14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长租公寓又“爆雷”?上海一长租公寓被曝解散,受害者数百人

上海岚越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在办公地址(浦东)。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巩汉语 图

近日,多名租客向澎湃新闻记者反映,因上海岚越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岚越公寓,下称“岚越”)未按时向房东支付租金,租客在交付半年或一年租金的情况下,面临着被房东赶走的风险。

岚越公司所在办公地已人去楼空。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巩汉语 图

当房东、租客一行人来到岚越公司办公地后,发现公司大门紧闭,人去楼空。原岚越工作人员告知:“公司资金链断裂,已经解散了。”

房东的房产能否直接收回?租客的租金应该向谁讨要?岚越是否涉嫌诈骗?带着诸多疑问,上百位受害者选择报警。他们四处奔走,联合维权,只为讨要说法,追责岚越。

澎湃新闻记者8月26日从相关部门获悉,上海多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已受理此案,目前正在调查中。

上百位租客自诉“被坑”,有人一次性缴纳9万余元

“半年付或年付有优惠,租金每月3500元。”5月中旬,即将大学毕业的李静看中浦东的一套房子,对比发现,这个价格比同地段“自如”的房价每月便宜近600元。随后,李静与岚越签署房屋出租合同。合同显示,付款方式半年付,押金加租金共计24500元。

李静一次性支付岚越半年房租加押金,合计24500元。 受访者 供图

三个月后,房东突然打来电话,表示要收回房屋,让李静另寻住处。“我一下子懵了,房东说前三个月的房租他一直没收到。”此时李静才了解到,原来岚越是月付租金给房东,自己却是半年付,而岚越给房东的月租金高达4700元。

“中间有1000多元的差价,托管公司怎么盈利?”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,李静第一时间选择去当地派出所报警。而此时派出所里,已经聚集了很多与她同样遭遇的租客,民警告诉她,当天已经接到23人报警,都与岚越公司有关。

李静加入了“岚越房东租客维权群”,群内人数近五百人,遍布上海各区。吴莉是最早一批加入维权队伍的人,她告诉记者,“不止这些,还有其他总群、区维权群,人数预计会在8月底达到顶峰,到时最后一批房东收不到租金,会与房客一同展开维权。”一个覆盖全上海的岚越消费者维权网络逐渐形成,并日益扩大。

截至8月26日,维权群里有150名租客完成“被骗金额”接龙。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巩汉语 图

群内曾发起“岚越被骗金额”租客接龙,数据显示,截至8月26日,已有150位租客完成登记,单个租客一次性支付最高金额达9万余元,合计金额数百万元。

吴莉称,8月10日,有房东和租客去岚越所在办公地址讨要说法,当时公司有人出面称正在处理。12日再到公司,对方称两天之内给答复。等到14日,一行人第三次来到岚越,发现办公地已人去楼空。

“中介说与他无关,岚越业务员也都声称已经离职。”还未正式踏入社会,便有此遭遇,李静觉得特别无奈。目前,她要一边忙着毕业,一边找新的住处,同时还要继续讨要说法。

房东:收不到租金,每个月房贷还要还

与租客一同维权的,还有着上百位同样无奈的房东。

“意识到岚越可能跑路后,我去跟租客说明情况,但租客称不管,也不配合我去报警。”面对态度强硬的租客,怀孕8个月的罗芸显得力不从心。

“房子是贷款买的,目前每个月需要支付4千多元的房贷,租金刚好能填补上,现在租金收不到,房子还被占着。”无奈之下,罗芸选择自己报警。

房屋委托合同显示,无故未支付租金超30日,可追究岚越违约责任。 受访者 供图

罗芸与岚越签订的合同显示,如乙方(岚越)无故超过三十个工作日未支付租金的,甲方有权追究乙方的违约责任。但租客告诉罗芸,他与岚越也签署了租房合同,合同期未满绝不离开。罗芸也犯难,明明双方都是受害者,租客不配合,漫长的维权路该怎么办?

一边是租客不愿意走,另一边也有房东直接下达了“逐客令”。一位租客向记者提供的“收房告知函”显示,“因为至今未收到房租,我们将于9月1日前收回房产___若9月1日前未搬离,后果自负,特此告知!”落款为房屋业主,发布于8月23日。

相对于陷入两难境地的罗芸,与租客达成协议的房东韩礼觉得当务之急是共同维权。

韩礼告诉记者,他与岚越签署的委托协议是“押一付一”。8月10日,他接到岚越业务员的电话,告诉他公司资金链断裂,公司解散。

回想起来,韩礼觉得岚越这次“爆雷”可能早有预兆。按合同规定,7月30日,岚越应向韩礼缴纳下一个月租金。但当天韩礼迟迟没有收到钱款,询问客服人员得知,由于公司财务系统升级,出账发生延迟。记者同时询问其他房东,均告知曾在8月初收到岚越“由于系统升级无法准时支付租金”的通知。韩礼猜测,岚越很可能在7月底就出了问题。

“年轻人出来打拼,都不容易。”目前,韩礼与租客暂时达成损失各承担一半的协议。他表示,房东租客双方的合约都受到法律认可,僵持下去只能两败俱伤,现在最重要的是达成共识,声讨岚越。

消失的岚越:有经营风险;多家长租企业 遭消费者投诉

事情发生后,不少房东和租客与岚越业务员取得联系,对方皆表示已离职。8月24日,一位岚越业务员告诉记者,岚越欠他两个月工资未发。

岚越公司银行收款方账户名为汝英民。 受访者 供图

在岚越业务员提供的公司负责人名单里,公司总经理为汝英民。记者向多位房客证实发现,租金银行收款账户名也是汝英民。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,汝英民于今年5月29日在上海中湖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的投资人(股权)变更中退出。该公司曾在一宗商品房委托代理销售合同纠纷中被纳入失信人名单,并被法院强制执行。

天眼查显示,从今年4月10日到6月3日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,岚越公司变更过两次法定代表人、两次投资人、一次公司主要人员。值得注意的是,6月3日,岚越主要人员尤庆东在监事备案项目中退出。但8月24日,岚越业务员告诉记者,“尤庆东仍是岚越老板”。

岚越公司相关负责人。 受访者 供图

记者根据租客、岚越业务员提供的联系方式,多次拨打包括尤庆东、汝英民在内的多位岚越主要负责人电话,均处于关机或无人接听状态。

巨丰文化广场物业处张贴告知书。澎湃新闻见习记者-巩汉语

8月29日,记者来到岚越(浦东)所在办公地,发现大门紧闭,门上有物业处8月18日张贴的告知书。告知书显示:对各位的遭遇深表遗憾,请到浦东经侦支队报案。记者透过玻璃看到,岚越办公房内一片凌乱,桌上放有未喝完的茶水、用过的纸巾,绿植、相关文件散落一地。

岚越公司办公地内部,文件和绿植散落一地。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巩汉语 图

与岚越同一办公楼层的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岚越至少两周前就没人了。几天前,曾有三四位成年男性在晚间12点左右来到岚越门口,尝试进入房内未果。“他们能打开密码锁,但打不开物业新装的链条锁。”

天眼查显示岚越公司的工商信息。

天眼查显示,上海岚越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31日,注册资本50万元,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咨询,房地产营销策划等。岚越微信公众号“岚越公寓”显示,“岚越团队人数超500人,除总部外还有上海分部、无锡分部等多家公司。”

天眼查提示岚越公司存在风险。

天眼查显示,8月12日,岚越因委托合同纠纷被提起上诉。8月19日,岚越被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风险名录。

无独有偶,记者还查询发现,8月份以来,除上海岚越外,重庆首资科技有限公司、成都首资科技有限公司、巢客遇家(成都)科技有限公司、四川悦冠商务管理有限责任公司、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长租企业也遭到消费者投诉。他们皆是“高收低租”模式,一次性收取租客长期租金,再月付给房东,通过时间差骗取资金流。

然而这个模式却存在着巨大风险,澎湃新闻曾就长租公寓发布评论文章称,这个差额构成了房屋托管公司可以迅速扩张的基础,也是未来资金链断裂的起由。因为一旦断裂,托管公司破产走人,房东和租客将会陷入两难:房东没有得到租金理应收回房子赶走租客;租客认为每个月还在付款,不应该被赶走。问题的关键是:他们把钱给了一个没有任何抵押品的托管公司。

律师:若蓄意以“高收低租”模式赚取资金流,则涉嫌诈骗

8月27日,上海沃弗律师事务所邹忆恒向记者表示,如果岚越蓄意以“高收低租”模式吸取资金流,则可能涉嫌诈骗。

根据房东、租客的合同,房东是否有权直接收回房子?租客能否继续租住?

邹忆恒表示,房屋委托合同中,直接与房东发生法律关系的是岚越,对方租金交付逾期,房东需要先与其解除合同,并要求向对方收回房子,房东无权直接向正常支付租金的租客收回房子。

房东该以何种方式收回房子?邹忆恒称,房屋委托合同被法院判定解除后,房东可另行起诉租客要求其“排除妨害,搬离房屋”。但法院不一定支持房东,在这起诉讼关系中,不知情租客属于“善意第三人”。

邹忆恒称,暴力手段赶走房客属于违法行为,建议租客与房东以协商方式解决租赁问题,互相让步。

“高收低租”的模式是否有合法?如何判定属于合同纠纷,还是属于合同诈骗?

邹忆恒认为,“高收低租”模式与常规的“中间商赚差价”的市场逻辑不符,岚越可能在一开始就看准了由时间差产生的资金流。“如果资金链断裂,无法按时履约支付租金给房东,我个人认为如能查实岚越相关违法犯罪证据,其可能有一定的诈骗嫌疑。”

租户支付凭证。 受访者 供图

就目前情况而言,直接定性为诈骗的难点在于岚越确实履约了一段时间,向房东缴纳了一定租金,由此才导致是否涉嫌诈骗的界限变得模糊,不易判定其是否涉嫌刑事犯罪或只是民间经济纠纷。

邹忆恒称,是否带有“故意的目的性”是判定刑事犯罪的重要因素。最终如何定性,需要等待公安机关在立案侦察之后,查证岚越公司是否存在蓄意、谋划整个过程的行为。“如果岚越蓄意以‘高收低租’模式骗取资金流,则可能涉嫌刑事案件